首頁 >> 旅美資訊
律師介紹
attorney join in
旅美資訊

底特律破產帶給中國的啟示:城市不是造出來的
流覽次數:1851     添加時間:2013/7/31

美國底特律財政狀況近來不斷惡化,早在2013年3月就面臨破產。當地時間7月18日,底特律申請破產,預料會成為美國規模最大的城市破產案。密歇根州州長施耐德表示,底特律已經無法收取足夠的稅收來滿足各項義務,目前只有通過申請破產來避免局勢進一步惡化。

底特律曾經是美國輝煌的工業城市,在過去享有著世界傳統汽車中心以及音樂之都的美名,人口數更是位列全美都市中的前幾位。這裏因為汽車工業的蓬勃發展,讓經濟有了相當快速的成長,高樓豪華建築比比皆是,還有30樓以上的飯店酒店。

但眼下昔日的榮光已不復存在。在經歷了石油危機、種族問題以及產業外移之後,這座都市頓時受創許多,如今這裏犯罪率居高不下、城市陷入蕭條,令很多人對這座城市望而卻步。曾經有200萬人口的底特律,現在只剩下70萬人。大量中產階級人士離開底特律,市郊大片區域荒蕪破敗。就連全美最大的哈德遜百貨商店,也因為遭受到許多時代的衝擊,到最後也不得不關門。

族群融合才是城市發展的必要基礎
其實,底特律的衰落並非自今日始,底特律的繁榮1962年達到頂峰後就開始走下坡路,由於對長期的隔離、歧視與不公的不滿,底特律先後於1943年、1967年兩次發生大規模城市暴亂。1967年的暴亂更是規模空前,那時社會底層的底特律黑人因種族歧視等原因與白人社會發生流血衝突。暴亂持續五天,總統動用5000人的軍隊入城維穩,衝突中40人死亡,數千人受傷,7200人被捕,2000幢大樓被毀以及幾千家小生意永久性地關閉或者搬遷到更加安全的社區。受影響的地區幾十年都還處於廢墟之中。三大汽車業巨頭全部停工停產。這場衝突,使底特律從巔峰跌落。白人開始大規模撤出,人口大量流失。黑人的大量到來,許多白人背井離鄉,而這些白人又是底特律中流砥柱,是底特律的中產階級,導致底特律人口素質整體下降,緊接著底特律社會安全形勢變得嚴峻。

無論是早期白人歧視黑人,還是後來黑人的強硬反抗,講的都是一個歧視甚至隔離社會的故事,也是底特律城市失敗的重要根源之一。我們可能很慶倖中國城市沒有種族衝突,但事實上在我們的城市,各種群體歧視和隔閡廣泛存在(比如說官民之間、高收入與低收入之間),其中最為突出的是在本地人和外地人之間。約2億人無法在城市落戶,農民工長期被工具性地加以使用,各種城市歧視政策不加掩飾地存在。我們能理直氣壯地說,我們對待農民工和流動人口,比白人對黑人更好嗎?

長期歧視和不公對待下所積壓的憤懣,加之人口倒掛比例的上升,已經使得一些地方本地人與外地人的矛盾越來越尖銳,並開始以城市暴亂的形式爆發出來,如我們在廣東增城新塘事件、潮州古巷事件和浙江湖州織裏事件等。

中國的城市要想長久繁榮,必須解決好族群融合問題,尤其要解決好流動人口問題。族群融合既不是本地人對流動人口的歧視和排斥,也不是外地人對本地人的強硬對抗,而是社會權力平等基礎上的真正的群體融合。中國城市面臨的任務還很艱巨,不僅要通過公共服務均等化讓流動人口逐步市民化,未來還要採取各種措施,扭轉長期制度性歧視所造成的結構性不平等。這樣我們期待的美麗中國才可能出現。

人口銳減帶給中國對戶籍制度的思考
第二,有分析認為底特律衰落的兩個根本原因:第一,人口數量大幅度減少。第二,人口素質大幅度下降。底特律人口高峰時達到180多萬人口,是底特律最繁榮的時候。現在的底特律人口數量70多萬(有的甚至說是50萬),不足原來人口數量的一半。而在這40多年內,美國人口數量增加了50%以上。底特律顯示了人口數量減少的巨大危害。

對比中國,中國未來20年人口也會迅速減少,每年減少約1000萬人口,減少速度約與底特律人口減少速度類似。拿東莞來講,如果說底特律的衰落用了45年,那東莞衰落可能不用2年。底特律的住房自有率是很高的,美國的汽車工人都是“中產階級”,所以白人要遷出底特律首先要處理掉自己的房子,這是個難題,另外最重要的原因是美國沒有戶籍限制,可以自由遷徙。

而對於東莞的打工仔和老闆對於他們來說,東莞永遠是一個“無根”的城市,一旦風吹草動,2個月之內,1000萬農民工就會撤回“江東”。那時的東莞,就是一座“空城”,這個時候,我們就可以看到,東莞一定比底特律更具有“廢墟般”的詩意。戶籍是最具特色的中國制度之一,也是許多東莞本地人內心悄悄的“驕傲”,只是遲早有一天,這“戶籍制度”帶來的惡果必將顯現。

最可怕的是,20年後的中國,人口數量減少的範圍是整個大陸,而不僅僅是某一個城市,是比底特律人口規模大700倍的一個“超級帝國”,底特律的衰落,強大的美國可以想法設法提供其他能量補充,但20年後的中國呢?這一切都需要等歷史來做出回答。

底特律啟示:城市不是建造出來的
第三,底特律在城市走向衰敗後,將錢投資於建造,希望通過大規模的基礎設施建設和城市更新改造,讓城市重新復興。這是底特律失敗的另一根源。

資料顯示,僅在科爾曼·揚市長任期內,人們就見到一系列專案的完成,包括:文藝復興中心、“人民運載”捷運、商務中心(西傑弗遜大街150號、底特律第一中心)、大型公寓(米蘭德中心公寓、河邊產權公寓、港口鎮公寓)、工廠(通用底特律/哈姆特拉米克裝配廠、克萊斯勒傑弗遜北美裝配廠)、底特律接收醫院、喬路易體育館等等。

1970年,為挽留底特律紅翼曲棍球隊的離開,政府耗資5700萬美元建造了喬路易士球館,以折扣的價格租給該球隊。1981年,通用汽車和市政府協同,強行征地拆遷市區1400戶人家(約4000人),為通用汽車公司建造了一個隻雇傭1300名員工的高科技工廠。

1987年,底特律耗資2億美元建造“人民運載”,一條三英里長旅客捷運線,在空蕩蕩的大街上懸空行使。捷運計畫每年運載1500萬人次,實際每年只運載200萬人次。1997~2006年間,捷運的人均英里運費超過3美元(2009年更增至4.26美元),遠高於紐約地鐵(0.3美元)和底特律公共汽車(0.82美元)。每5毛錢的車費,市政府補貼3美元。

底特律最著名的城市更新項目,非文藝復興中心莫屬。在政府的政治以及免稅支持下,這個世界上最大的私人商業項目,旨在再造底特律市中心商業區,復興這個曾經偉大的工業城市。文藝復興中心聘名設計師設計,最後完成的7幢大樓,坐落於底特律市中心。居中的賓館大樓,為西半球最高的賓館。整個建築群50萬平方米,是世界上最大的商業空間。1980年,美國共和黨大會在此召開,提名的總統候選人雷根最後成功當眩之後,人們又看到一些商業的集聚:三個賭場的建造和開放,兩個體育館的建造以及兩個賓館的重新開放。文藝復興中心使底特律煥然一新,一洗其衰敗形象,改變了市中心的商業氛圍。

但這一切,更多的是粉飾。僅2000~2010年間,底特律的人口就銳減了25%。1996年,福特公司將當年3.5億美元建造的文藝復興中心,以不到1億美元的價格賣給了通用公司。

直到最近,底特律才承認復興夢想的覆滅,意識到那些離開的人將永遠不再回來。於是開始將那些廢棄的住房夷為平地,重新種上樹和草。這樣至少可以美化環境,降低公共服務成本。

底特律城市更新改造的失敗說明,城市從來不是建造出來的。城市最堅實的支撐是產業和人,建造只是它們的結果。如果沒有產業和人支撐,即便聘請最一流的設計師,建造最好的政府大樓和別墅,也不過是一座鬼城,就像我們今天的鄂爾多斯康巴什新城一樣。

當城市已經衰敗、空間剩餘時,試圖用進一步的建造和城市更新來將它啟動,導致的不過是更多空間的閒置、更多土地以及基礎設施的浪費。最後不過是房子的巨幅貶值和一個更加債臺高築的政府。

底特律夷平住房、向綠地的回歸這一慘烈的轉變,更為我們今天以土地快速擴張為先導的城市化敲響了警鐘。與其等到有一天城市人口衰減(就像今天東莞正在經歷的那樣),大量基礎設施過剩、甚至沒有錢去維護、甚至不得不向綠地回歸,為什麼我們不現在就開始建造更加緊湊的城市,縮小城市和工業園區的尺度,留下更多的農田來解決農民生計,讓城市呼吸到更多新鮮的空氣?

底特律衰落成中國製造的鏡子
最後,美國整體製造業地位的下滑對底特律的衰落也帶來了不利因素。美國最牛逼的早就不是製造業了,而是技術集約型產業的高科技產業以及上世紀90年代興起的信息產業,如航太航空、IC、電腦和新材料等高新技術產業;還有一些軟性產業,如金融產業 、文化產業、娛樂產業、遊戲產業,將來還有環保產業、新能源產業。製造業對於美國來說屬於夕陽產業,大背景也對底特律不利。

如今,中國的製造業優勢也漸漸失去優勢,因為物價上漲,原料成本不斷提升,工人工資高而用工難,自去年下半年開始,就有許多製造業企業開始遷出中國轉向越南等國家。中國“世界工廠”的位置眼看不保。作為世界工廠的“中國製造”一旦衰落,那絕對不僅僅是詩人筆下的鋼鐵“悲情”,而是整個民族的興衰存亡。底特律的衰落給“中國製造”一個怎樣的參照,給中國這些以製造業為主的城市怎麼樣的借鑒?


文章來源於:中金線上

中國律師
點擊排行
關閉 在線客服 USLawChina微信
掃一掃 諮詢更便利
跨國 搬家 遷廠 貨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