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旅美資訊
律師介紹
attorney join in
旅美資訊

紐約高收入者自述離開原因:外州能省太多稅生活品質還高
流覽次數:821     添加時間:2020/11/10


【僑報網報導】和他之前的許多人一樣,佈雷南·赫夫納(Brenan Hefner)20年前來到紐約,在華爾街尋找職業。

對於那些同樣被吸引到金融之都的人來說,他接下來歷程聽起來很耳熟。赫夫納在曼哈頓的一家資產管理公司找到了一份工作,實現了愛情和事業上的成功,並最終搬到威徹斯特高檔小鎮佩勒姆(Pelham)建立小家。

cnbc報導,如果不是因為新冠病毒大流行,他仍然會在那裡。赫夫納今年夏天將自己的房屋賣給了倫敦的一對夫婦時,他想知道是否可以到外州尋找新房。上個月,他最終和家人搬到了達拉斯。

赫夫納是今年離開紐約的數千名高薪者之一,這一外流使人們對預計的90億美元預算缺口感到擔憂。儘管紐約不再像今年早些時候那樣是全國病毒熱點,但那些離開的人卻對該地區的經濟和生活品質感到不安,並堅信高稅將到來。

上個月,商業領袖公開譴責了市長白思豪(Bill De Blasio),稱“五個行政區的商業區和社區的狀況日益惡化”。

流行病迫使人們廣泛採用遠端工作並削弱了城市生活的許多優勢,從而加速了從高成本高密度地區到德克薩斯州,佛羅里達州和內華達州等低成本州島的遷移。

曼哈頓研究所的一項調查顯示,近一半年收入超過10萬美元的紐約人表示,他們考慮離開這座城市,其中生活成本是最主要的因素。

赫夫納說:“住在德州的成本大大降低了。”“沒有州收入稅。在發生大流行的過程中,我不需要乘坐公交或上地鐵。”

這種大流行表明,對於金融服務業者來說,紐約的引力仍然存在,但遠沒有那麼大。他說,他利用Slack和Zoom等遠端工具開展業務的效果比辦公室好,並且計畫每月飛往紐約參加客戶會議。他的公司成立於2018年,幫助華爾街分析師離開大銀行組成獨立的研究機構。

赫夫納說:“我只是不確定是否必須再進入紐約。”“那並不意味著我不愛它了,而是就五口之家而言,我不確定這時是否適合我們。”

“每個人都離開”

在19人的初創企業中,赫夫納不是唯一做出選擇的。他的銷售總監卡洛琳·古德森(Caroline Goodson)在公寓樓外突然出現無家可歸者收容所後離開了曼哈頓。她搬到了達拉斯。

赫夫納的共同創始人邁克爾·克朗伯格(Michael Kronenberg)擁有曼哈頓市中心的一處公寓,也在紐約以外——亞利桑那州——租了房屋渡過疫情。他說,對於那些沒有被束縛在交易大廳的高級金融專業人士而言,轉向低稅率州從未如此具有吸引力。

“我認識的每個人都打算離開,”克朗伯格說。“不只是紐約人。我的合夥人、長期客戶和居住在康涅狄格州或新澤西州的投資者,以前習慣於通勤到紐約,現在再也不會每週五天上下班了。”

新冠病毒大流行造成了全球最嚴重的經濟危機,迄今奪走了23萬美國人的生命,紐約市死亡人口就占到了十分之一。市區和市中心商業區仍然籠罩著昔日的陰影,蕭條令當地企業和市府市區急需收入。美國的每日病例數創歷史新高,歐洲的病例激增,紐約人的冬天依然嚴峻。

許多留下來的人說,紐約市比以前更宜居,街道封閉,禁止汽車通行,餐廳佔用更多的戶外空間。從1918年的西班牙流感,1970年代的郊區逃離,9/11的恐怖襲擊以及2008年的金融危機,紐約市一次次從其每一次歷史災難中恢復過來。

租金下跌

但是很難否認前面荊棘重重。美國郵政總局、全國搬家公司和追蹤智慧手機的科技初創公司的資料均顯示,今年紐約市的搬遷量有所增加。自三月以來,已有超過246,000名紐約人提交了位址更改請求,改在郊區以外的郵遞區號,數量是幾乎是一年前的兩倍。

這減少了對曼哈頓公寓的需求,據StreetEasy稱,第三季度曼哈頓月租金中位數下降7.8%,至2,990美元,這是自2010年以來從未見過的跌幅。

可以肯定的是,郊區是外逃的主要受益者:評估師米勒·撒母耳(Miller Samuel Inc)稱,7月威徹斯特的房屋銷售增長了112%。康涅狄格州格林威治實現十年來最強勁的銷售季度。

對於金融業者來說,低稅很難忽略。紐約州對高收入者的工資徵收8.8%的稅,紐約市又徵收3.9%的稅,加起來將近13%。包括佛羅里達州,德克薩斯州和內華達州在內的州不對工資徵稅。人們賺的越多,離開的動機就越大,而這種差異很容易就意味著稅後工資增加數十萬美元。

離開也是一些華爾街巨頭做出的選擇。彭博社本月報導,對沖基金億萬富翁保羅·辛格(Paul Singer)將伊里亞德管理公司的總部從曼哈頓中部遷至佛羅里達。另一位億萬富翁卡爾·伊坎(Carl Icahn)去年就做出了避稅的決定。

40年來最忙

霍奇森·羅斯(Hodgson Russ)董事長、紐約稅務律師馬克·克萊恩(Mark Klein)表示:“我擔心的不是他們要離開,而是帶同公司業務離開。”他說,企業主的逃離令那些留在城市的人感到擔憂。

儘管如此,這仍然讓他很忙。克萊因說,他現在的客戶數量比大流行前多了十倍,主要為年收入超過80萬美元的人提供諮詢,幫助他們轉向低稅州,這些客戶通常帶同業務離開。除對沖基金外,克萊因還說,許多專業服務運營商也將離開,包括公共關係和會計師事務所。

他說:“在我從事職業生涯40年來,離開紐約和康涅狄格州(高稅率州)的人從未像現在這樣如潮水,”“一旦人們意識到可以在任何地方工作,閘門便打開了。”

選舉年的賭注更高,許多金融界人士認為,如果喬·拜登獲勝,而民主黨人主持參議院,則更高的稅收將到來。在高盛內部,許多交易員表示會投票拜登“但與自己的財務利益背道而馳”,拜登計畫提高收入超過40萬美元的人的稅率,而這個薪資在華爾街很容易超過。

一些高收入人士說,特朗普總統在2018年大選時對州和地方稅收減免的上限為10,000美元,這對他們個人造成了傷害,並認為地方政府將在未來幾年內向他們伸手要更多資金。

離開者不僅限於對沖基金交易員和投資組合經理;紐約州還擁有不斷發展的金融科技公司。

當金融科技首席執行官帕拉格·薩爾瓦(Paraag Sarva)去年在賓夕法尼亞州的雄鹿縣購買了一個週末房屋時,他認為他可能大部分時間都將其出租。但是在大流行的幾個月,他的小孩已不太可能在紐約進行全日制面授教育,他已將其定為永久住所。

他的社區遍佈馬場和面積很大的莊園,與他在布碌侖高速公路旁的老房子有很大的不同。他說,來自紐約的另外兩個家庭最近也搬來了,還把公司帶了過來。

薩爾瓦的初創公司Rhino仍位於曼哈頓,業務是用定期支付一小筆費用取代租戶保證金。但是薩爾瓦很少回來。他遠端系統管理著公司的爆炸性增長。在夏季,該公司的員工人數增加了一倍,達到90人,並籌集了1400萬美元的額外資本。

雖然上學和生活品質是他離開的主要推動力,但終生的紐約客不會“主動交出錢”。他估計,他在賓夕法尼亞州的稅率降低了10%。

“少些無聊”

在金融界,沒有像赫夫納(Hefner)一樣永久離開的人也在努力減稅。一旦大流行來襲,他們就會搬到第二故鄉。

一家大型全球投資銀行的董事總經理說:“我知道有很多人試圖擺脫紐約市稅,他們住在漢普頓,威徹斯特,康涅狄格州或新澤西州。”他說,另一位主要在紐約工作的同事將她的住所搬到了特拉華州。

這位高管在曼哈頓擁有公寓,在薩格港(Sag Harbor)擁有房屋,但大部分時間都在新澤西州度過。在與他的稅務顧問進行了三個小時的會面之後,他計畫以澤西島居民的身份提交稅款,以避免紐約州3.9%的城市稅。他和他的朋友們冒著審計的風險,審計可能會在他提交2020年稅收的三年後進行。

同時,他擔心自己在曼哈頓的昂貴物業在未來幾年內將損失多達40%。

他說:“這座城市將變得越來越無聊。”


文章來源:僑報網

點擊排行
關閉 在線客服 USLawChina微信
掃一掃 諮詢更便利
跨國 搬家 遷廠 貨運